当前位置:武汉人才奇闻台湾美女厨师揭秘你看不到的后厨世界:30多斤的油锅,加不完的班,还有性骚扰
台湾美女厨师揭秘你看不到的后厨世界:30多斤的油锅,加不完的班,还有性骚扰
2023-01-19

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

4月17日,“明尼苏达事件”女主角的一纸民事诉讼,再次把刘强东推上了风口浪尖。此前,除了“学生”,女主角的“创业者”身份,也颇受吃瓜群众的关注。在大多数资本和资源都被男性掌握的商业世界里,和“创业者”相比,“女创业者”的艰辛,似乎又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桃色意味。

这些年来,我遇到过女司机、女代驾、女快递员、女电工,她们都是打拼在男性世界里的女性,各有各的不易。不过,印象最深的,还是一位来自台湾的女厨师。

女厨师名叫马钧怡,她身材娇小,五官精致。我们见面的那天,她黑色的皮衣配上金属耳环,帅气中不失女性的柔美。聊到激动处,台湾姑娘突然撩起袖子,把手臂伸到我的面前——她的手臂上,有一条丑陋的伤疤。对马钧怡来说,这条伤疤是她做了6年女厨师,却能幸存下来的“勋章”。

一开始,我特别诧异,毕竟,在平常家庭里,女性下厨的挺多。但马钧怡告诉我,那些热爱下厨的女性,大多去了甜品烘培工坊,像餐厅后厨——这个充斥着油烟、铁器和高温的地方,是个不折不扣男人的世界。

第一次踏入供职的法国餐厅时,马钧怡就发现,15位厨师里,算上她,只有两个女人。很快,马钧怡就明白了“阳盛阴衰”的原因。以这家位于台湾的法国餐厅为例,厨师们每天要工作10-15小时,忙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。要是遇上旺季,要忙到凌晨两三点,只能睡在餐厅冰冷的地板上。

此外,厨房里最常见的工作,都是体力活。盛满油的锅,重达30多公斤,要一个人抬起来;巨大的黄油和牛排,要花很大的力气,才能被切开……娇小的马钧怡,刚进后厨的时候,因为够不到锅子,不得不爬到桌子上去;为了扛起沉重的厨具,她还专门去健身房练了一身肌肉。“在厨房里,没人会帮你,做不了,就走。”这就是后厨世界里的“丛林法则”。

马钧怡曾在烤羊排时,被高达200多度的烤箱烫伤——这就是她手臂上那个伤疤的由来。还有一次,身边一位实习厨师打翻了油锅,烧得滚烫的油,全部泼到了马钧怡身上。那次,她全身烫伤,但简单包扎之后,还是硬撑着回去上班。“没时间住院,所有的事情都在等着你。”

对台湾姑娘来说,要忍受的还不仅仅是体能上的高压和风险。

在快节奏的厨房里,没有培训新人的机制,想要“偷师”,就只能靠勤奋,以及厚脸皮,缠着师傅教。一次,马钧怡向主厨请教,然而,心情不好的主厨,嫌她手脚慢,直接把10几斤重的锅子,摔到了她脚上。

还有一次,马钧怡连续做了700多个鲜奶甜点,两只手因高强度劳作而发痛发抖。然而,没有人心疼她,她马上被安排去清洗厨具。当她硬撑着把手放到冷水里,却听到一个男同事说:“你动作怎么这么慢,是不是没睡醒?看我一巴掌打醒你!”随后,真的一巴掌飞了过来。

那次,马钧怡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摔东西、打人、说伤人的话,这些行为在后厨太常见了。甚至,因为她是女性,很多大厨还算是收敛的。马钧怡曾亲眼看到,面对男同事的时候,大厨会直接往他们的脸上、身上摔菜、摔锅子。

辛苦,加之恶劣的工作环境,让离职,成了厨师世界里太过稀松平常的事。常常有人说“去趟厕所”,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。好几次,深夜下班后,当马钧怡拖着疲惫不堪,满是油烟味的身体走在回家路上时,她也会质疑自己坚持的意义。

最初选择成为一个厨师,就是出于对制作美食的热爱。马钧怡承认,这些年,她的厨艺确实很有长进,除了各种法餐,分子料理这样颇有难度的菜肴,自己也做得拿手。幸运的是,马钧怡还有一位同样是厨师的男朋友,他不会嫌弃自己身上的油烟味,也能理解她所说的一切厨师的艰辛。这一切,都让马钧怡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勇气。

于是,曾经的台湾“嗲妹”变得更刚强。身为一个漂亮姑娘,马钧怡常常被男同事“揩油”,几乎每天,都有人对她“开黄腔”。初入行时,一位男同事坏笑着对马钧怡说了很多露骨的话,几乎把她吓哭。

而如今的她,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——每当男同事“开黄腔”时,她就若无其事地回应,甚至说得比男同事还夸张。看到他们惊悚的表情,马钧怡心里有几分得意,却也有几分失落。她此前接受的教育,一直让她学习做个淑女,然而,在男人的世界里,她却必须要一定程度地扭曲自己,以此生存下去。这,也是她必须付出的代驾。“如果你不理他们,或者表现出害怕的样子,他们就会越说越起劲,所以,以毒攻毒咯!”表面上,台湾姑娘笑得轻松。

在马钧怡的家庭里,大部分家人只知道,她在一家高端台湾餐厅做厨师,觉得这是一份体面工作,却很少有人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。马钧怡也从不跟他们提这些糟心事,第二天,太阳照常升起,她照样去上班。不过,逢年过节,家庭聚会时,一些同样身为厨师的男性亲戚朋友,听说了马钧怡的职业后,言语里就全是钦佩之情:“女厨子,了不起!”这大概也是马钧怡最感到欣慰、满足的时候。